文学盛宴>玄幻小说>主播他身娇体软[双] > 09 卫生间的小怪物
    余辞岁与阮云的纠葛还得从一年前说起。

    那时候阮云也算是小有名气,为人又猖獗,他的粉丝出了名的疯狗,见人就咬。

    也是余辞岁的粉丝在逛直播间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素质差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阮云的粉丝追到他直播间里足足骂了一周。

    就是那时候余辞岁知道了橙子平台里有一个疯狗主播,叫硬汉只抽软云。

    网络上都在传硬汉只抽软云高大壮实,一天一包软云。

    余辞岁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会和这人在厕所里如此亲密。

    什么一米九,两百斤,都是假的,他一只手就能提起来。

    男厕里的独立的小房间逼仄,阮云被揽着腰肢几乎是坐在余辞岁的腿上,而余辞岁则是坐在马桶盖上。

    “咱中午去哪吃?”

    “楼下新开的面馆还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余辞岁与阮云的纠葛还得从一年前说起。

    那时候阮云也算是小有名气,为人又猖獗,他的粉丝出了名的疯狗,见人就咬。

    也是余辞岁的粉丝在逛直播间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素质差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阮云的粉丝追到他直播间里足足骂了一周。

    就是那时候余辞岁知道了橙子平台里有一个疯狗主播,叫硬汉只抽软云。

    网络上都在传硬汉只抽软云高大壮实,一天一包软云。

    余辞岁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会和这人在厕所里如此亲密。

    什么一米九,两百斤,都是假的,他一只手就能提起来。

    男厕里的独立的小房间逼仄,阮云被揽着腰肢几乎是坐在余辞岁的腿上,而余辞岁则是坐在马桶盖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