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梧沂被x紧咬着是有些难受,但远远b自己用飞机杯的时候还要爽上许多,温热又紧致的刺激感并玩具所能带给他的,纵使只用过了拟真度颇高的飞机杯,果然一经b较下来还是真实的更令人容易感到沉迷……以至于他没办法克制自己的yUwaNg,狠狠C进连矜矜甜美的xia0x。

    “开bA0完了,连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叶梧沂粗重的喘息声让连矜矜更不知该如何是好,她甚至觉得有些不满足,对于一场xa的结束感到错愕与想索求更多,但碍于现在连矜矜单薄的面子问题,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。叶梧沂的分身慢慢地从连矜矜的身子里面出来,甚至还因为咬得紧而在拔出的那一刻发出“啵”一个响亮又黏腻的水声,幸好似乎隔壁隔间还在继续,没有人注意到……但n0nGj1N与ysHUi夹杂在一起后流到连矜矜的大腿根部,有些让连矜矜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,我几乎在学校期间都待在医务室里,你的身T有可以好好培养的潜能。”

    叶梧沂将底K和西装K子重新穿上后拿了一旁的毛巾帮连矜矜仔细擦拭开bA0后所残留的TYe,还拿了一个软药膏涂在肿胀的y上,冰冰凉凉的触感使连矜矜的yda0因刺激而收缩,叶梧沂眸sE变深了一瞬,但他没有再言语,只是在涂抹完后转过身顺便再多拿一瓶药膏给连矜矜。

    “舒缓酸痛的药膏,我刚刚……做的有点粗暴,这个连同学可以带回去敷,很快就能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x1nGjia0ei过后如果会痛或是红肿的话,可以擦这个药膏镇定。”

    叶梧沂面部些许愧疚的模样让连矜矜没有再多想些什么,乖乖地接下药膏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,好的,谢谢叶医师。”

    见连矜矜对自己的话语反应还有些迟钝,叶梧沂俯身下来帮连矜矜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连矜矜有些懵然,叶梧沂迅速帮连矜矜打理好后,两个人看起来gg净净的,一点事都没发生的感觉,如果撇除连矜矜净白的小脸上还有一丝未餍足的红晕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叶医师……这会不会很贵啊?”

    叶梧沂闻言后,忍不住g起嘴角,似乎觉得这句话来得有些迟,但连矜矜小心翼翼提问的样子又特别惹人怜Ai,摇了摇头:“不贵,不用太有心理负担,有需要的话来这里取就好。”

    叶梧沂被x紧咬着是有些难受,但远远b自己用飞机杯的时候还要爽上许多,温热又紧致的刺激感并玩具所能带给他的,纵使只用过了拟真度颇高的飞机杯,果然一经b较下来还是真实的更令人容易感到沉迷……以至于他没办法克制自己的yUwaNg,狠狠C进连矜矜甜美的xia0x。

    “开bA0完了,连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叶梧沂粗重的喘息声让连矜矜更不知该如何是好,她甚至觉得有些不满足,对于一场xa的结束感到错愕与想索求更多,但碍于现在连矜矜单薄的面子问题,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。叶梧沂的分身慢慢地从连矜矜的身子里面出来,甚至还因为咬得紧而在拔出的那一刻发出“啵”一个响亮又黏腻的水声,幸好似乎隔壁隔间还在继续,没有人注意到……但n0nGj1N与ysHUi夹杂在一起后流到连矜矜的大腿根部,有些让连矜矜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,我几乎在学校期间都待在医务室里,你的身T有可以好好培养的潜能。”

    叶梧沂将底K和西装K子重新穿上后拿了一旁的毛巾帮连矜矜仔细擦拭开bA0后所残留的TYe,还拿了一个软药膏涂在肿胀的y上,冰冰凉凉的触感使连矜矜的yda0因刺激而收缩,叶梧沂眸sE变深了一瞬,但他没有再言语,只是在涂抹完后转过身顺便再多拿一瓶药膏给连矜矜。

    “舒缓酸痛的药膏,我刚刚……做的有点粗暴,这个连同学可以带回去敷,很快就能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x1nGjia0ei过后如果会痛或是红肿的话,可以擦这个药膏镇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