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矜矜自然清楚墨楚会是个难Ga0的X格,至少班上的nV同学被他震慑不少,虽说仍有几个不怕Si的同学想要和他交流一番,他散发出的冷冷的气场倒是让人退却,古人所云的出淤泥而不染,与他的气质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从这节小h文课程解脱出来,连矜矜转头过去准备和墨楚进行一些同学间的正常交流。

    不是连矜矜想夸自己,与那些思想过於单一的同学b起来是挺正常的。~这句话是防盗;正版请来Po18找作者:焦焦玛奇朵~

    “一直看着我,是有问题要问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因为喜欢看帅哥。”

    连矜矜搭在椅子上,就这样看着墨楚,但没有听到墨楚的回应,连矜矜还是没有放弃,因为她看见墨楚逐渐变得通红的耳尖,连矜矜注意到了他手指尖在桌子上轻又没有声响地敲。

    意外对荤话,虽说并非露骨,更像是偏于调戏的话语有反应倒显得在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连矜矜还以为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够放得很开才渐渐习惯这种生活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看够了?”

    墨楚闷出半天只闷出这个问句,连矜矜拉长Y了一声,摇摇头,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,扼腕地叹息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会不会让你觉得自来熟啊,冷冰冰班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很内向的。”

    墨楚蹙眉,原先要先对于那奇怪的称呼做评论,但见到墨楚似乎要张口否认的连矜矜没有给他机会,自顾自地补了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看见帅哥不敢直接亲。”

    连矜矜自然清楚墨楚会是个难Ga0的X格,至少班上的nV同学被他震慑不少,虽说仍有几个不怕Si的同学想要和他交流一番,他散发出的冷冷的气场倒是让人退却,古人所云的出淤泥而不染,与他的气质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从这节小h文课程解脱出来,连矜矜转头过去准备和墨楚进行一些同学间的正常交流。

    不是连矜矜想夸自己,与那些思想过於单一的同学b起来是挺正常的。~这句话是防盗;正版请来Po18找作者:焦焦玛奇朵~

    “一直看着我,是有问题要问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因为喜欢看帅哥。”

    连矜矜搭在椅子上,就这样看着墨楚,但没有听到墨楚的回应,连矜矜还是没有放弃,因为她看见墨楚逐渐变得通红的耳尖,连矜矜注意到了他手指尖在桌子上轻又没有声响地敲。

    意外对荤话,虽说并非露骨,更像是偏于调戏的话语有反应倒显得在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连矜矜还以为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够放得很开才渐渐习惯这种生活的。